康泰財團法人天主教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
 
 
 
康泰基金會
分割線
會員專區
分割線
與我聯絡
分割線
愛心捐款
分割線
活動報名
分割線
最新消息
分隔符
康泰出版品
分隔符 分隔符
無牆的醫院   無牆的醫學院   無牆的教會
 
分割線
最新消息
     
   
修飾圖片 分割線
分割線
項目符號
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修法公聽會 2010/7/12
   
 

「末期病人原施予之心肺復甦術可否由親屬簽署同意書撤除」 公聽會

今日(99年9月14日星期二,上午10點整)在立法院舉行一場「末期病人原施予之心肺復甦術可否由親屬簽署同意書撤除」公聽會,由立法委員楊麗環、台灣安寧療護之母趙可式教授、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執行長江綺雯博士、臺大醫學系陳榮基教授、臺大醫院雲林分院外科部主任黃勝堅醫師、台灣安寧緩和醫學學會理事長邱泰源醫師、國立陽明大學附設醫院內科加護病房主任陳秀丹醫師、與台中地院曹宗鼎法官等共同出席,要求立法院盡速修法通過「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第七條及第九條修正案」。  

立委楊麗環表示,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已經通過10年,造福了很多末期病人,因為有這條法律,使不幸罹患末期疾病的病人,就能夠有尊嚴地善終。可惜的是在立法之初,有些立委並不贊成這條法案中的「撤除條款」,而我們為了讓法案能夠通過,只好退讓與妥協,導致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不夠周延及完備。「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在先進國家稱為「自然死法案」(Natural Death Act),美國在1976年時就立法了。其他歐美醫療最發展的國家,也在1980-1990年代中紛紛立法,因為在醫療科技極致發達後,也無法避免所有的死亡,反而對「醫療無效」的病人,造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以及臨終前酷刑的痛苦。「醫療無效」(Medical futility)的判定,在醫學倫理上有下列標準:
    1.由於病人的生理情況,為救治所必須的醫療措施已無法執行 

2.醫療措施已無法產生所希冀的生理效果 

3.醫療措施無法產生對病人合理的利益 

4.因醫療措施所加諸於病人的負擔、傷害、與代價,超過所預期的利益  

一般民眾誤以為「不予或撤除維生醫療」(withholding or withdrawing life-sustaining treatment)是屬於「安樂死」,但安樂死(Euthanasia)的定義是:為減少病人的痛苦,以特定方式刻意結束病人的生命。也就是刻意致人於死的手段,讓不會死亡的人提早結束生命。我們堅決反對此種「殺人」方式的合法化。    我們爭取的是「自然死」(Natural Death)的合法化。自然死的定義是:「不使用高科技或特殊的維生方式來延長疾病末期狀態之瀕死階段,讓疾病因自然進行而死亡謂之(但絕不加工致死,亦不減去必須的或普通的醫療照顧而致死)。」 自然死是不延長死亡的過程,即不管有無醫療措施或干預行為,病人都會死亡,只是此措施會使瀕死的過程延長。例如:人工呼吸器、心肺復甦術之用於癌症末期病人。 

   因此,臨終病人不作心肺復甦術,或「不予」及「撤除」無意義的延長瀕死期醫療措施,並非「安樂死」,而是屬於「自然死」,西方先進國家都已立法保障病人權益。而「不予或撤除維生醫療」在醫學倫理上是配套措施,在倫理學上,若醫學診斷是屬於無法治癒的末期病人,死亡為可預期在近期內發生者,應有權拒絕維生醫療。此項選擇是自主(self-determination)的表現,並非等同於自殺。因其並非選擇死亡,而是在不得已病入膏肓的情況下,不接受特殊的或可以選擇的,造成過度痛苦的醫療措施,並因疾病之自然發展而死亡。若病人已達「醫療無效」(medical futility),生命品質過差,無法忍受的地步。此時醫師不願拔管、或撤除人工呼吸器及其他醫療武器,是因為怕法律糾紛。實際上「不予」與「撤除」維生治療在應考量的倫理原則上是相同的。在病人情況危急,而無法判斷醫療是否有效,或對病人是否是最大利益時,應先給予各種維生措施。但事後各種證據顯示病人已醫療無效,且瀕死狀態,則可撤除。如此慎密思考判斷,才更符合倫理。 

   一般民眾也怕若簽署了「不作心肺復甦術」意願書(病人簽),或同意書(親屬簽),就會被醫療機構或醫師「放棄」。但病人或親屬儘可放心,因為台灣還有二條配套的好法律,即: 醫療法第60條:「醫院診所遇有危急病人,應先予適當之急救,並即依其人員及設備能力予以救治或採取必要措施,不得無故拖延。」
醫師法第21條(危急病人之救治義務) :「醫師對於危急之病人,應即依其專業能力予以救治或採取必要措施,不得無故拖延。」 此二條法律剛好與「安寧緩和醫療條例」配套,致使病人獲得保障,不會「有得救而不救」的「醫療不足」;也不會「沒得救卻救」的「醫療過度」。

10年前通過的「安寧緩和醫療條例」,是為了能夠讓末期病人的痛苦減到最低,且安祥尊嚴地善終。而今日的修法,是為了使此法案更加周延、完備,讓「撤除末期病人原施予之心肺復甦術」有法源依據,重視生命醫學倫理的先進國家如美、英、加等國,早將「不施予心肺復甦術」及「原施予之心肺復甦術,得予終止或撤除」視為並重之配套措施,且行之多年。台灣安寧療護之母趙可式教授說:「這次的修法就是為保障病人的善終權,不至於釀成痛苦離開人世的悲劇。而且「不予或撤除維生醫療」在醫學倫理上是配套措施,之前因某些立委對生命倫理的不熟悉,以及對醫療現況的陌生,硬將法律砍掉一半,也造成國際上醫療、法律、與倫理專家的批評。此次修法希望能順利通過,以造福每年十餘萬的臨終病人。」

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江綺雯執行長說:「IC健保卡現在能註記『器官捐贈和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兩種個人意願,可是修法前的安寧緩和醫療條例,規定『不施

行心肺復甦術』的意願書必須有書面正本。因此造成很多醫護人員天人交戰的困擾。有一位急診醫師就說,碰到末期病人急診時,即使健保卡在電腦上顯示「不施行心肺復甦術」,但是因為未隨身攜帶正本,也不知道健保卡上註記算不算,所以還是做了CPR、插管等,這不僅違反病人意願,也造成醫療資源的浪費。本次修法是將註記於全民健康保險憑證的意願書,其效力視同正本。

台大醫學系教授陳榮基醫師指出:「目前本條文違背WHO提出的四級預防中的第四級「預防受苦」的精神。為提升國人臨終的品質與福祉,我國應與時俱進,結合世界衛生組織的四級預防精神,及時修法,提供配套法源。因此,本次修法主要是修正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第七條、第九條。第七條修正處為:末期病人符合第一項規定,不施行心肺復甦術之情形時,如有意願人簽署之意願書或預立醫療委任代理人或親屬簽署之同意書,原施予之心肺復甦術,得予終止或撤除。第九條修正處為:意願書註記於全民健康保險憑證者,應將註記內容登錄於病歷保存,其效力視同正本。如此,將可避免每年10餘萬末期病人得不到善終且造成四輸悲劇:病人輸、家屬輸、醫療人員輸及國家輸。

  立委楊麗環說,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第七條及第九條的修正,是要讓每個人的「醫療意願」能夠實行,避免臨終的時候還被插管、開洞、電擊等酷刑的折磨,讓病人能夠「善終」;家屬「善別」,減少悔恨;醫護人員沒有後顧之憂,為病人謀取最大的福祉,希望能夠在最快的會期內通過這個對民眾最重要、最好的修正案。

   
 
活動花絮
 
Not Pic!
            
previous
回到上方
 
活動影音
 
Youtube視頻
            
previous
回到上方
 
修飾圖片
 
無障礙A+ 85年12月15日起 ,
第 1783663 位訪客
本網站由Johnson & Johnson公司協助建置
劃撥帳號:05845554 電話:02-23657780 / 傳真:02-23657770
E-mail:health@kungtai.org.tw
本會地址:106臺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45號8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