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但並不影響主選單之連結;或者請使用有支援 javascript 的瀏覽器
康泰財團法人天主教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
 
 
分割線
康泰基金會
分割線
會員專區
分割線
與我聯絡
分割線
愛心捐款
分割線
活動報名
分割線
最新消息
分隔符
康泰出版品
分隔符 facebook
  無牆的醫學院   無牆的教會
 
分割線
無牆的醫院
 
分割線
分割線
分割線
分割線
分割線
分割線
分割線
 
 
圖片邊框 圖片邊框
愛心捐款
圖片邊框 圖片邊框
 
 
邊框
          乳癌防治服務組  
     
 
 
  醫療補給站
  分割線
 
項目符號
演一場人生之舞 2013/3/13
   
 

演一場人生之舞

 

  “當妳表演時…,妳已不是原來的自己——

      更大、更強、更美麗。

      在那幾分鐘裡,妳是個英雄。這是一種力量。這是世間的榮光。”

                                            ——阿尼斯.德.米爾  

 

口述、圖片提供/蕭秀鳳  整理/鴨子 攝影/楊文卿

年齡:61歲

恙齡:9.5年(至民國100年年底)

 

前言:電話裡跟秀鳳姐約在西門町的「二十六巷」咖啡店,之前早已在網友間聽聞這家充滿創意能量的店,想不到它竟是秀鳳姐的兒子開的。「他開這家店,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為了希望我們母子能多一點時間相處。」結伴同行的還有好友麗娟,在陣陣咖啡及茶香中,由幾張日本舞的相片開始,我們提問並且聆聽,一起分享大姊有笑有淚的生命故事。

照顧癌母,撞見人生之苦

我對生命的想法跟一般人不太一樣——別人會把生命交出去,我的生命則是交給自己。因為我的媽媽當年就是因癌症過世的,她的個性比較內向,什麼事都攔在身上、放在心底,後來五十歲就走了。那個時候我才大一,為了照顧媽媽,我休學在醫院陪她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親眼看見她在治療過程中受了很多苦。

別人的大一生活都是五彩繽紛,我卻掉入了人生最黑暗的谷底,心底的疑問一個接著一個:人為什麼要生?為什麼要活著?為什麼媽媽還沒老卻要面臨死亡?當一個親人在自己面前痛苦,活得沒有尊嚴,作為子女的又能做什麼?……年輕的我感到十分絕望,甚至想要結束媽媽和自己的生命。

媽媽的事也影響了我跟孩子日後的相處模式,我訓練他們從小獨立、做家事,把他們當成大人一樣對待。因為身上帶著媽媽的基因,我很早就帶著危機意識思考:我能跟孩子相處多久?我能不能看著孩子長大?

這些心情我不曾跟先生孩子說,覺得說了只會增加他們的負擔,不如自己承受就好,直到得知自己真的得病。可能因為曾有媽媽的震撼經驗,所以當自己的病來時,我的衝擊沒有很大,反而先生孩子哭到不行。我的孩子說:「媽媽你很自私,你準備好了,卻讓我們像面對土石流一樣措手不及,逃都不知道怎麼逃…」面對這種情況,我有點後悔,其實應該在第一時間跟他們坐下來好好談,減少他們的驚慌。

三個我,面對面

十年前第一次化療我就自費用到了當時第二線的新藥,一針就要七八萬,它的副作用很大,讓我得了憂鬱症和躁鬱症,整日徬徨不安,曾經不管他人眼光,赤腳光頭在中正紀念堂裡四處遊蕩,也曾有跳樓的念頭,身心幾乎已經無法負荷…,就在受不了想放棄時,我開始找自己對話。

我把自己跳舞時的漂亮照片放得很大,貼在鏡子旁邊,再裸身站到鏡子前。我一邊顫抖地注視鏡子裡帶著放療傷口的我,一邊看著照片,不停地問自己:「哪個人才是我?另外那個人又是誰?」最後,我跟鏡中的自己說:「照片裡的她,已經過去了…,鏡子裡的你和我才是現在…,我們很醜,對不對?!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們是蛹,以後會變成蝴蝶,將來我們要比她活得更漂亮,更有意義!」也在同時,我發願不要讓下個姊妹像我這麼痛苦。

我在化療中依然去跳舞,因為身體不舒服更要跳,才能逼自己流汗、轉移注意力。那時我全身痛,肚子漲,別人跳舞前穿和服只要一二十分鐘,我卻要花一兩個小時才能穿好。但是音樂一響起,一專心跳下去,我就開始覺得自己很漂亮,好像在演一場人生的戲。

一切歸零,迎接新生

有一次老師要我試跳男生的角色,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挑戰,因為跳男生架式一定要夠,還要蹲馬步,起初我覺得壓力太大而不敢接受,怕體力不行影響團體。但是老師說:「沒關係,你跳看看,到時不行我們再來想辦法。」聽到她這樣說,我就決定,不如去享受那個壓力吧!

原以為女舞跳比較久,大家很熟悉,會跳得比較好,想不到男舞因為大家不熟悉,反而更用心,動作整齊一致,竟然跳得更好。這跟人生的道理一樣,愈熟悉了解的,個人主見就越多,反而做得不好;新學的則相反,愈不會的,就會愈小心去做,所以事情不管會不會,都要當成不會去做才好。

因此我常說,生病後就要把自己歸零,你過去的頭銜、邏輯和一切都要重新組合,重新出發。把自己當成新生,沒有好與壞,記得隨時問自己:這一分鐘我快樂嗎?

像我現在還在吃輔助化療的藥,身體也會痛。但是我接受這個痛是自己的一部份,我常跟自己的身體說:「你看,今天你讓我這麼痛,我還帶你出去玩!現在高興了吧!心情好點了吧!」細胞就像我們的孩子,那麼多好孩子在身體裡,別讓少數不同的孩子弄壞了心情。

我還沒生病之前,生活的點線面很多,插花、跳舞、畫畫、拼布…一個禮拜幾乎都在外面,還可以跟男生打網球、羽球,體力非常好。現在的我則專心學畫畫,我覺得不管宗教也好,興趣也好,都要依照自己的心去做。就像那年我雖然知道自己的指數上升,但還是想做康泰姊妹們對外的會長,因為我知道時間不會等待我,要做就要趕快做,不然等我病了想做也做不成,反而會後悔。那一年我做得很快樂,因為我也走過,所以甘願承受。現在,不管你心裡住的是哪位主或佛,它都是一股力量,像一個太陽,會給你源源不絕的熱量和能量,打開你另一個世界的視野,就像電影「楚門的世界」裡的主角一樣,勇敢跨出那一步,每個人就都能再演一場精彩的人生之戲! 

 
 

 

連結圖片 課程 志工 捐款
 
     
 
 
無障礙A+ 85年12月15日起 ,
第 1801384 位訪客
劃撥帳號:05845554 電話:02-23657780 / 傳真:02-23657770
E-mail:health@kungtai.org.tw
本會地址:106臺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45號8樓